九死一生 從創業看天時,地利,人和

BossMind x James Huang專欄
30 August, 2021 by
九死一生 從創業看天時,地利,人和
James Huang

BossMind x James Huang專欄

這10年來,我認識不少到中國創業的香港,歐美創業團隊。他們看到13億人口市場看得眼紅,想要分一杯羹,於是跑到中國開公司。許多創業團隊都有一樣的毛病:無論是資本、專業、知識、人脈、洞察力都缺,但幾個人興之所至,就去創業了。

看到至少50組創業團隊,真正做成的不過一兩組。大多數的撐了一兩年不到,就蝕錢離場。這些人裡面,從高學歷、家裡有錢、拿了幾筆融資的「高配創業者」;到草根、沒錢、憑著一股熱血硬做的「低配創業者」都有。

這些人的下場都差不多──全都失敗了。人人想創業,卻沒有認知到創業本就是九死一生。造成許多創業者,抱著過度樂觀的期待開了公司,最後都落得「花錢買教訓」的下場。

而極少數成功的幾位,和失敗者之間最大的差異,還是在於人:成功創業家絕對不同於一般人,他們的眼光、戰略力、領導力、行動力、投入程度,都遠遠超越了一般人。E先生在公司年賺一億的時候,作為CEO,可以出差坐Econ,作為下屬的榜樣。

其之五:亂世出英雄

所謂「亂世出英雄」,在產業或社會轉型、動盪的時候,機會俯拾皆是,對於創業者的天賦沒那麼高要求。只要你敢博,就「有可能」抓到暴富的機會。然而,隨著社會結構逐漸穩定,過去成功的機會已經不能複製了。例如寫App.

從 2010 年移動互聯網爆發以來,香港只有一個世界級的應用誕生(LaLaMove),這已經很能說明:

APP 是一個需要規模效應,需要龐大的本地用戶支持才能夠成功的創業路徑。

現在全球多數用戶使用的APP ,幾乎都來自於美國和中國:像是 Facebook、微信、Amazon、淘寶等,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於這兩國有巨大的本地用戶可以支撐。當然,有些特例像是 瑞典的 Spotify 和新加坡的 Grab,但這畢竟是特例,規模和中美的互聯網巨頭不能相比。這十年來,幾乎你能想到的需求都有 APP 能夠滿足。APP 的創業缺口(市場未被滿足需求),現在也已經差不多關上了。

當時我在2020年4月決定創業時的想法很簡單:「為客戶解決痛點」作為服務提供者,定位不外乎:

  • 替客戶賺錢

  • 替客戶慳錢

  • 提供更好的客戶體驗

剛好在COVID-19下所有目標客戶都有強烈1及2的需求,市場上卻沒有既有的服務供應商。當然看到一塊肥肉不是本事,有本事吃才是本事。幸運是有兩位客戶大力支持才有時間去練兵及讓自己的團隊成長。也趕上了2021 的好時機,為大型客戶提供數碼轉型。

如果我在2015-2018年做一樣的事情,估計也是失敗收埸。

Timing is Everything.

James Huang

Business Architect

九死一生 從創業看天時,地利,人和
James Huang
30 August, 2021
Share this post
Archive
We are fully compliant with the GDPR laws. We promise to safeguard your data and protect your privacy rights.